电影院已经开门好几天了,新的大片为什么不上映?

全球电影院恢复营业的很少,美国只有几个影院在开放,韩国的影院也早就开门了,在7月20号时,全国低风险疫情地区的影院也迎来了久违的重逢,电影在2020年上半年遇到了重大的阻碍。

电影院陆续开门了,但能够上映的新片很少很小众,我们不知道像《唐人街探案3》这样的大片什么时候能上映,我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全球的电影院能恢复正常营业。

影院由于是刚开门,不太可能一下子上映新的大片,因为观众的观影量还没起来,进电影院的影迷也没有那么多,此时的大片上映会收不到很好的票房效果。

电影院也刚刚恢复营业,前期来看电影的人可能很少,影院用放映经典影片的方式来度过重启期,到国庆和年底时,像《夺冠》这样的大片才有可能上映。

去电影院看老片子也不错,想看新片的观众可能得再等等。

电影回来了!北京电影院开启预售 33张票飞速售罄

新浪娱乐讯 北京市电影局局长昨日宣布,全市低风险地区电影院可于7月24日有序恢复开放营业。据猫眼信息,22日下午3点左右,北京首都电影院(西单店)成为全市首家开启预售的影院——排的是24日早上10点30的新片《第一次的离别》,隔行隔座售票,33张票已飞速售罄。

首都电影院(资料图)

《第一次的离别》

深圳影视公司

闲置豪华别墅竟成剧组拍摄地,房主:设施损坏,索赔三百万

近日,一则“杭州女子刷剧时,意外发现自己多年未住的别墅,成了剧组拍摄地”的新闻在网上刷屏。7月21日上午,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联系上林女士(化名)的代理律师王勤保了解情况,他告诉记者,目前该案件已经在3月开庭,7月庭前会议,现进行到证据交换阶段,还有一些“谜团”待揭开。而记者拨打该案件中的多个被告的电话,物业公司、开发商等固定电话均为“空号”。

女子曝自家别墅竟成剧组拍摄地

紫牛新闻记者了解到,林女士老家是宁波慈溪,后一直在杭州定居,5年前她在慈溪购买了一栋别墅,因为一开始就考虑到不会长住,孩子在国外,老家虽有亲戚,但毕竟物业处理房子的突发情况最为及时有效,她就把钥匙托管给了物业。

2015年,林女士与当时该别墅的物业“宁波新上海国际物业公司”签订了一个“业主钥匙委托保管书”,这是物业通用的格式文本,其中明确指出,“同意宁波新上海国际物业公司保留三把钥匙,仅限在紧急情况下使用,如装修、紧急维修、突发情况等”。林女士的本意是烦请物业帮忙定期开门采光通风,浙江很多别墅的业主都采取这种物业代保管钥匙的方式。

2019年9月底,林女士偶然看了电视剧《我和我的儿女们》,无意间发现自家这套慈溪的别墅出现在了该电视剧里,是剧中二女儿的家,有不少二女儿躺在床上的场景。林女士在后续调查中再三确认,电视剧中出现的确实是她的别墅,甚至该别墅还是这部电视剧的主要取景点。该剧不仅曝光了小区地址、房屋外立面,连房屋内部景象的镜头也贯穿全剧,有很多角色在该别墅里吃饭睡觉摔摔打打的场景。

林女士家的照片与电视剧截图

2019年底,沟通未果的林女士将别墅物业、电视剧《我和我的儿女们》的出品方、播放平台等一并告上法院,要求赔偿道歉,平台下架该电视剧。

然而今年3月,第一次庭审时,林女士再次震惊,林女士发现,在她家别墅拍摄电视剧的其实不止一家,起码还有一部电视剧《大约是爱》。因此《大约是爱》的三个出品方也被追加为被告。

电视剧中在林女士别墅中拍摄的场景

网友打卡两剧官微“占别墅的事儿解决了吗?”

该新闻曝出后,记者在微博看到,网友们已经到这两部剧的官微下面打卡了。

官微@电视剧我和我的儿女们 的最后一条在2019年9月,发布的是收官信息,目前已有数百条评论。有网友在评论里问:“那个占用别人买下来的别墅拍剧的事情解决了没?进别人家拍电视剧,别人还不知道,真是绝了。”也有网友说,电视剧不火,占用别人别墅火了。同样,@大约是爱官微的评论里也有网友问到:“第二季也‘借’别墅拍吗?”

网友议论纷纷

很多网友还到爱奇艺平台上打开了电视剧《我和我的儿女们》,弹幕里很多人在问“你我本无缘,全靠新闻牵”“为别墅而来”“别墅到底在第几集出现”“都是看了新闻来看剧的”……当天,这部平平无奇的电视剧居然在该平台电视剧榜上飙升至第14名。

律师说:曾想起诉8个播出平台

经沟通,林女士本人不愿意接受媒体采访,全权委托浙江思伟律师事务所王勤保律师代理。

记者看到不少网友指出,《我和我的儿女们》也在央视播放过。对此,王律师表示,起初查证发现,《我和我的儿女们》的播出起码有8个平台,于2019年5月在上海电视剧频道首播,此后相继在宁波电视台、央视,以及爱奇艺、央视网、腾讯、优酷等视频平台播出,当时向这8个平台都寄送了律师函,但律师函均遭到拒收。“所以就将这8家平台一并起诉,但法院没有受理。最终平台方面,就选择了主要播放的爱奇艺起诉。”

林女士家的照片与电视剧截图

剧组怎么说?宁波影视称:诉讼阶段不便发声

《我和我的儿女们》出品方为宁波影视,钱江晚报的报道中指出,宁波影视律师表示该剧200人的剧组不是“擅闯”,前期制片人以普通看房客的身份跟该别墅小区物业联系考察,导演认可后,剧组就拿着宁波市相关部门的介绍信,跟楼盘销售人员以及开发商沟通之后,进驻拍摄了7天。也就是说,剧组以为,这套别墅是开发商的样板房,他们并不知“此房已售”。为此,法院也依职权追加了开发商宁波相原和景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为被告。

昨天下午,记者联系上宁波影视,负责接待的是该影视综合部主管,她表示,宁波影视为国企,只有一个发言人,就是董事长兼总经理,但他出差了,不便接受采访。同时她也表示,诉讼还在进行当中,现阶段宁波影视不便发声,在合适的时机会发布声明。

另一部电视剧《大约是爱》的出品方有三个,为强盛(上海)多媒体有限公司、浙江超凡影视文化有限公司、上海剧浪影视传媒有限公司,也已被追加为被告。7月的庭前会议中,《大约是爱》律师表示,曾入驻拍摄,付给现在的吾同物业6万元场地费。

别墅损失了什么?电梯等都有损坏

电视剧《我和我的儿女们》拍摄时间为2017年11月至2018年3月;《大约是爱》拍摄时间为2018年1月至3月,且电视剧已于2018年12月在腾讯视频播出,林女士的房屋作为该剧男主角的居住场所取景点,房屋镜头也是贯穿整部剧。

林女士的别墅内景

两次剧组拍摄给林女士带来的直接损失有哪些呢?据王律师介绍,林女士购买的房屋为该楼盘唯一的一间样板房,精装修交付,建筑面积约800多平方米,实际使用面积约1000多平方米。“慈溪是个小县城,该别墅在2014年时的售价就近3000万,可见很高档。”2015年,林女士拿到房子时,与开发商工作人员清点了房屋内的家具、装饰等设备物品,并交接了设备清点清单。2015年10月,林女士就办好了房产证。

对照这份设备清点清单,林女士发现,屋内电梯损坏已无法正常使用;指纹锁大门严重磕损且已不能正常使用;奢侈品丝巾及全部地毯污损;多件大件家具磨损、损坏,以及各个房间的床均有使用痕迹;多件装饰画、挂饰、投影仪及配套幕布、多套餐具遗失;房屋外立面被安装摄像头破坏墙体,等等。

电梯损坏已无法正常使用

房屋地面破损

到底是谁给两个剧组开的门?仍是“谜团”

王律师告诉记者:“因影视剧组擅自侵入私家别墅而提起诉讼的案件非常少见,这一宗或为国内首例,因此法院在审理时也非常慎重。”目前该案件一共有8个被告,包括别墅前后期的两个物业公司、开发商宁波相原和景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我和我的儿女们》的电视剧出品方、《大约是爱》的三个出品方、爱奇艺平台。

案件的焦点是,到底是谁开门让剧组进去拍摄的?是开发商?前物业?还是现物业?两家物业公司均否认,7月开庭时,开发商未到场。

前期物业即新上海物业出庭工作人员表示:“我们公司在2016年12月就撤出了小区。而且我们公司只是小区的前期物业,仅负责保洁工作,其余收取物业费、装修管理、保安等都是开发商自己负责的。”

而现物业即吾同物业的代理律师则表示:“我方是与业委会签订的合同。根据合同是在2018年7月1日接手的小区工作。原告林女士也未和我方签订过业主钥匙委托保管书。”

对此,林女士方面出具的物管费缴纳收据显示,2018年,她一次性缴纳了前三年的物业费,一共6.4万元,收款盖章的是现在的吾同物业。对于两家物业公司服务小区的时间点之间出现的“空白期”,目前法院正在让这两家公司自证。一切谜底还需在后续法庭审理中揭开。

记者拨打了吾同物业公司在起诉书中留下的固定电话,语音提示为空号。随后拨打了开发商宁波相原和景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起诉书中留下的固定电话,同样提示为空号。

王律师告诉记者,这起民事侵权官司中侵犯的主要是两种权利,一是房屋所有权,物权法规定“国家、集体、私人的物权和其他权利人的物权受法律保护,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侵犯”;另外就是隐私权,在新出台的《民法典》中对侵犯隐私权也做了明确规定,在获得权力人明确同意之前,不得“进入、拍摄、窥视他人的住宅、宾馆房间等私密空间”。

因此林女士的诉求有这几点,一是电视剧下架,或者将电视剧中涉及到其别墅的镜头删除;二是赔礼道歉;三是赔偿损失,目前预估为300万,包括财产损失和侵犯隐私权。王律师还透露,此前国外有个类似的案件,最终核定为获赔1400万美元。

排名继续垫底《步步惊心》收视率下降

新浪娱乐讯 韩国KBS2TV周一周二剧《云画的月光》昨晚再创收视新高,顺利蝉联了韩国周一周二剧收视冠军,而开播前备受关注的SBS周一周二剧《步步惊心:丽》则是继续在周一周二剧收视榜排名垫底。

《云画的月光》继在周一晚收视率一举上升至16.0%后,又在昨晚创下了17.1%的收视新高。而在周一晚连播两集,创下7.4%和9.3%收视率的《步步惊心:丽》昨晚的收视率不升反降,以7%的收视率在三大电视台周一周二剧中排名倒数第一位。

《步步惊心:丽》凭借李准基、IU、姜河那、EXO边伯贤等人组成的华丽出演阵容和100%事先拍摄而在开播前备受关注,但在开播后却因部分演员蹩脚的演技和老套的剧情展开而招致了观众恶评,开播至今收视排名一直垫底。

MBC电视台周一周二剧《怪物》的收视率昨晚也从前一天的10.0%上升至10.8%,在周一周二剧收视榜排在了第二位。吕东垠/文 版权所有Mydaily

话题大于艺术的失望

这是威尼斯电影节开幕第一天的参赛作品,一部自带话题之作。影片改编自M.L.Stedeman的同名畅销小说,由法斯宾德和生活中的女友艾丽西亚-维坎德首次上演大银幕情侣,看点十足。影展放映厅前早早排开的记者长龙队伍,足见人们对片子的好奇和期待。可惜,最后的结果却不令人兴奋,话题远远超过影片本身的艺术成就。

故事讲述一战结束几年后的澳大利亚,法斯宾德扮演的汤姆经历了前线的残酷,依旧没有从战争创伤中走出,他选择在一个孤独的小岛上看守灯塔,并且娶了美丽的妻子伊莎贝尔。然后两次早产,不能生孩子让二人世界的欢乐一点点黯然。有一天,海上飘来的一条小船上,他们发现一个死去的男子,和身边一个啼哭的婴儿。这仿佛是上天送来的礼物,在伊莎贝尔苦苦哀求下,汤姆放弃了向陆地小镇上报警的想法。两人将孩子当成自己的亲生,倍加珍爱。却不知道,这是两人命运一步步转折,平静生活迈向悲剧的开始。

42岁的美国导演德里克-斯安弗朗斯(Derek cianfrance)已经有着不俗的执导成绩,从小对胶片感兴趣,13岁就已经开始拍摄小作品的他,处女作《Brother Tied 》在圣丹斯独立电影节上放映受到瞩目,2010年拍摄的《蓝色情人节》入围戛纳一种关注,女主角米歇尔-威廉姆斯还获得奥斯卡最佳女主提名。2012年瑞恩-高斯林主演的《松林外》入围多伦多影展。

可惜,这一次的改编水准,实在令人失望。 法鲨和女友艾丽西娅这对当红影星、生活中的爱人首次扮演大银幕情侣,简直是假公济私,秀尽恩爱,观众却看得无比枯燥。这其实是导演的问题,影片拖沓冗长,镜头缺乏效率,两位主演的表演,也总是显得缺乏圆润和说服力。

原著小说探索人性的两难处境,一些人的幸福,却不可避免地是另外一些人的痛苦,一个原本可能拍出深度的题材最终却流于表面的陈述和展示。众多的面部特写和近景上半身,以及毫无意义画蛇添足般的回忆插叙,无论是叙事、镜头语言,还是人物塑造,都难以让人走进故事情感中。著名电影音乐人亚历山大·德普拉为本片配乐,可惜并没有达到预期效果,庞大配乐虽极尽渲染高潮和激情,也不能挽救这一切,更显出本身叙事的无力。

演员为什么贵?主要是好演员太少

过去,说起影视节目开发制作过程中的困难,大家都说好编剧、好导演不容易找,而如今,最让人头大的难题却变成了找演员。

演员之所以难找,是因为价格太高。我有位朋友最近正在筹拍一部电影,四处寻找男主角人选,圈里询了一番价,一线男演员有的报价高达5000万元,3500万元左右的则更多见。而这些演员中,有的表演经验并不丰富,也就是参演的某部作品收视率高了、票房大卖了,其身价也就跟着上去了。有位男演员,在2015年上映的某部电影中首次亮相大银幕,这部影片在当年成为小成本、高回报的黑马,该演员也从无名小卒变成了片酬3000万元的“大腕”。

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对于不少影视项目来说,只要一谈到演员,成本一下就打不住了。随便一位稍有名气的演员拍一部电影片酬过千万元,拍一集电视剧片酬几十万元,这在行业里都见怪不怪。如此一来,为了控制项目整体开支,制片人只好拿演员薪酬之外的制作费用做文章,能省就省,能免则免。不少影视剧里,用于演员薪酬的花销占到整个项目费用的一半以上,而最该花钱的后期制作、特效等环节,却只能在有限的预算里“戴着镣铐跳舞”。也就是说,你听说某部电影投资1亿元,可能其中5000万元都用在了演员身上,更有可能其中3000万元都进了一位演员的腰包,影视节目的质量自然也就平庸了。

薪酬高还只是演员贵的表现之一,另有一种贵却是不为普通观众所知的。如今但凡有点名气的演员都成立了自己的公司或工作室,身边动辄围绕着十几个人为其服务,排场大了,超支的花销还得剧组掏。而且这些演员自己的公司或工作室不仅片酬要价高,凡是他们认为有市场潜力的项目,还要投资、占股份、参与后期分账,种种条件设限,让本来就畸形的影视市场更加扭曲,本来就请不起演员的项目更无计可施。

演员为什么贵?最主要还是因为好演员太少。现在人们说起演员,都愿意冠以“明星”之名。其实,演员和明星是两个概念。演员是一种职业,就像工程师、会计、记者一样,也讲求经验积累和业务水准;而明星则是商业逻辑下的包装成果,不一定演技好、艺德高,却有更多商业价值。也正是因为这样,现在不少演员都耐不住寂寞,不为表演艺术而来,而是冲着成为名利双收的明星而去。不少年轻人唯独信奉“出名要趁早”,一通整容、接戏、拍广告,靠颜值、靠八卦、靠炒作,“小鲜肉”“小萝莉”层出不穷,但真正会演戏的好演员却少了。当然,也有人愿意烧钱请粉丝多、能赚钱的“鲜肉”“萝莉”,按照粉丝经济那套逻辑,有了他们的加入还怕没有收视率和票房?捞一笔就撤的人也许是大赚了,但影视行业的前景和观众可就真亏了。

另外,非理性投资造成的影视行业相对产能过剩也助长了演员价格走高。我国已经连续多年每年生产电视剧1.5万集左右,是世界电视剧产量第一大国,每年生产电影600部左右,名列世界前茅,再加上近年来网络电视剧、网络大电影等新业态的出现,好演员成了稀缺资源,奇货可居,不贵才怪。而每年生产的影视节目中,真正与观众见面的不足2/3,大量投资无以收回。可以说,演员高价的泡沫也是整个影视行业泡沫的一个表征。

有人说,既然演员那么贵,管理部门就应当出台演员限薪政策,用行政手段进行遏制。但实际上这并不聪明。文化体制改革十几年来,中国文化行业收获最大的经验就是,要解放文化生产力,更好地发挥市场在文化资源配置中的积极作用,将政府职能由“办文化”变为“管文化”。眼下,影视行业已经成为整个文化行业中产业化、市场化程度最高的领域。市场上出现的问题,还要靠市场自身的调节来化解,政府固然应当加以引导,行业协会更应当发挥作用,在规范演员自律等方面出一把力。刘 阳

阿里影业首个电影项目《摆渡人》年内上映

新浪娱乐讯 8月26日,阿里影业最新的半年报披露,阿里影业启动的首个电影项目《摆渡人》已经完成制作,预计将于今年下半年在国内上映。

d4cE-fxvixet4054333

电影《摆渡人》改编自中国80后作家张嘉佳的同名短篇小说,由张嘉佳本人担任导演及编剧,知名导演王家卫担任该片的监制,中国香港著名影星梁朝伟[微博]担纲主演,超强的主创团队让该项目一公布就引来极大关注。2015年7月,《摆渡人》正式开机,今年5月11日张嘉佳通过微博上透露,《摆渡人》已经杀青,进入后期制作阶段。

今年以来,定位于“互联网影视娱乐公司”的阿里影业在内容制作方面开始提速,除了《摆渡人》,都市爱情题材电影《傲娇与偏见》预计也将在年内上映。此外,由玄幻爱情小说改编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也已经杀青,预计2017年上映。

阿里影业旗下的A计划在8月初宣布,与知名导演贾樟柯[微博]创立的“添翼计划”联手扶持国内青年导演,双方合作的首部电影《在码头》由贾樟柯监制,作家、诗人韩东执导,已于近日在湖北黄石开机。

经过两年探索和发展,阿里影业以互联网宣传发行体系为核心,整合内容制作及娱乐周边平台的全产业链娱乐平台业已初具规模,涵盖投融资、在线售票、影院服务、衍生品开发销售等业务,为内容制作奠定良好基础。

在今年6月的上海国际电影节上,阿里影业公布了包括《激荡三十年》、《蛮荒记》及《征途》等17个影视剧项目的制作计划,这表明阿里影业已经开始推进规模化的内容制作业务。

《鲨滩》发布特辑 解析惊险“人鲨大战”

新浪娱乐讯 2016年度最性感惊险逃生电影《鲨滩》即将于9月9日登陆内地。日前,该片公布了一支幕后特辑,除了导演佐米·希尔拉和主演布莱克·莱弗利外,幕后团队的关键人物也悉数出镜,并分别从外景选址、拍摄难题等角度讲述这部电影的制作过程。

  壮美海景实地拍摄 处女地取景不忘环保

电影《鲨滩》讲述20多岁的少女南希在海滩冲浪遭遇鲨鱼袭击的故事。剧情的设定让影片展现出人与大自然生物斗争的残酷一面,但与此同时电影也为观众呈现出一幅天堂般的美景。导演佐米·希尔拉介绍称:“在这个海滩拍摄四个画面都远胜于其它海滩拍摄两个多小时”。事实上,也正是凭借原始、天然的自然景色,让这座未经开采、鲜有人知的豪勋爵岛迎来迄今为止首次大型电影制作。

然而,如何在现代物资极为匮乏的海岛上拍摄电影却成为难题,怎样保护这座岛屿的自然面貌也是一大挑战。为此,片方将整个电影公司搬到了岛上,并持续注意环境保护。他们不仅设置了独立的垃圾回收站,甚至连脚印都会打扫干净。此外,在电影拍摄期间,剧组成员也同样极富团队精神。由于故事几乎全是围绕这片海域发生,以至于超过一半的工作人员只要下水就是待上一整天,甚至连午饭都无暇顾及,敬业程度令人咋舌。而整个团队集体投入的结果也令每个人都感到满意。制片人马蒂·勒森表示:“这些都非常具有挑战性,但我们认为值得这么去做”。

  “绯闻女孩”挑梁 体验孤独助演技爆发

在电影当中,布莱克·莱弗利饰演的年轻辣妹南希只身来到海边冲浪,并遭遇鲨鱼威胁,被逼迫到穷途末路的境地,孤立无援的少女要独自面对一头巨大鲨鱼的威胁,孤独、恐惧、求生、愤怒等一系列情感同时迸发,极为考验演技。与此同时,由于影片所展现的孤独少女被困茫茫大海之中的震撼画面,整个摄制组必须在莱弗利到达指定地点——海洋中的礁石和浮标之后撤离,以避免被拍摄到,尽管水下还有几名潜水员,但当她展望浩瀚无边的海面时,孤独感还是瞬间将其侵蚀:“我坐在那里,整整半个小时,那里只有我,我真的感受到了那种处境的残酷。它是如此美丽,却又如此恐怖“。

除了无法摆脱的孤独感,在该片中布莱克·莱弗利也经历了演艺生涯不小的挑战。在影片中,与布莱克·莱弗利有最多对手戏的鲨鱼完全是后期CG特效制作而成。因此,拍摄过程中,她不得不凭借天马行空的想象力把一团空气当做凶猛的鲨鱼进行表演。但这恰恰为其演技的爆发留足了空间,莱弗利通过自身的创造力获得了她从影以来首屈一指的绝佳表现,将一个自立、坚强的少女形象诠释的丝丝入扣。制片人林恩·哈里斯表示,“她的表演极其精彩,触动人心,这是一个很难的角色,因为影片的每一个镜头都有她的身影。”绝色的美景、靓丽的身材、惊险的故事、精湛的演技,相信这部《鲨滩》势必会在暑期档尾声为观众带来更多惊喜。

年度最性感惊险逃生电影《鲨滩》由美国索尼哥伦比亚影业公司出品,佐米·希尔拉执导,布莱克·莱弗利领衔主演,即将于9月9日登陆内地各大院线。

杂谈 | 七夕节的杜撰

当下人们很热衷于“过节”,把生活的美好在节日中去淋漓尽致的表达。于是“七月初七”来了,现代人说是“中国的情人节”,纪念牛郎织女的伟大爱情。

(一)牛郎织女星

作为中国汉族的四大爱情传说之一,历史版本与常见的故事情节也不尽相同。

先秦《诗经•小雅》中有一首:“或以其酒,不认其浆;鞙鞙佩璲,不认其长。维天有汉,鉴亦有光;跤彼织女,终日七襄。虽则七襄,不成服章;睨彼牵牛,不认服箱。东有启明,西有长庚,有捄天毕,载施之行。”

是不是好几个字都不认识呀?这段话大概的意思是:“织女星坐在织布机旁,无心工作,总是想着银河对岸的牵牛星。”——相思病犯了!

南北朝梁朝任昉的《述异记》中:“大河之东,有美女丽人,乃天帝之子,机杼女工,年年劳役,织成云雾绢缣之衣,辛苦殊无欢悦,容貌不暇整理,天帝怜其独处,嫁与河西牵牛为妻,自此即废织紝之功,贪欢不归。帝怒,责归河东,一年一度相会。”

虽然是文言文,但并不难,“自此即废织紝之功,贪欢不归”是亮点。——啪啪啪比唧唧复唧唧有趣!

这一段是很多资料中所记载的,但查询网上任昉《述异记》全文却没有找到。《述异记》这类书顾名思义,就是记录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且并非一个版本。大数学家祖冲之也曾经写过一本《述异记》。

在南北朝梁昭明太子萧统编撰的《昭明文选》中有《古诗十九首》,收录了东汉末年五言古诗(乐府诗)。其中一首“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纤纤擢素手,札札弄机杼。终日不成章,泣涕零如雨。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也是描绘了牛郎织女星的故事。

三国魏文帝曹丕的《燕歌行》中“明月皎皎照我床,星汉西流夜未央。牵牛织女遥相望,尔独何辜限河梁?”他弟弟曹植《九咏》中“临回风兮浮汉渚,目牵牛兮眺织女。交有际兮会有期,嗟痛吾兮来不时。”六百年后,唐代学者李善为其注释:“牵牛为夫,织女为妇,织女牵牛之星,各处河鼓之旁,七月七日乃得一会。”这才将牛郎织女与七月初七联系在一起。——自古以来、早在唐代就有提炼“中心思想”了!

(二)董永

东晋干宝的《搜神记》中出现了“董永”这个人,但也可能是后来人的增补,干宝的原本已无法考证。其中一段故事原文:

汉董永,千乘人。少偏孤,与父居。肆力田亩,鹿车载自随。父亡,无以葬,乃自卖为奴,以供丧事。主人知其贤,与钱一万,遣之。永其行三年丧毕。欲还主人,供其奴职。道逢一妇人曰:“愿为子妻。”遂与之俱。主人谓永曰:“以钱与君矣。”永曰:“蒙君之惠,父丧收藏。永虽小人,必欲服勤致力,以报厚德。”主曰:“妇人何能?”永曰:“能织。”主曰:“必尔者,但令君妇为我织缣百匹。”于是永妻为主人家织,十日而毕。女出门,谓永曰:“我,天之织女也。缘君至孝,天帝令我助君偿债耳。”语毕,凌空而去,不知所在。

概括的意思就是,董永是个孝顺和勤劳诚信的人,老天爷派来自己的女儿织女给他当了几天媳妇。——历史上有好几个叫董永的人,家有仙妻的到底是谁呢?

(三)诗词的华丽

古代很多文学中青年热衷于爱情描写,牛郎织女也是个好题材,最代表的两首诗词:

唐代白居易的《长恨歌》:“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宋代秦少游的《鹊桥仙》:“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相比更喜欢秦观的“金风玉露一相逢”,毕竟长恨歌的故事是不正经的事情。——公公娶了儿媳妇,还把“出家还俗“当做重新做人的遮羞布,进一步升华为跨越代沟的爱情!但因为黄梅戏《天仙配》,让“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两句更为著名。

(四)起源之争

牛郎织女故事的起源地,一直在河南鲁山、山西和顺、山东沂源、河南南阳等地争执不休。

2008年文化部确定的第二批国家非遗名录中“牛郎织女传说”在山西和顺和山东沂源。而第二年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却同时命名河南鲁山和山西和顺为中国“牛郎织女文化之乡”。

河南南阳说“城西二十里之牛家庄”位于白河西岸,就是牛郎的故乡。并宣布考古发现汉代牛郎织女画像石,还专门发了邮票和首日封,但你能看出来故事感吗?

几聊 <wbr>| <wbr>七夕节的杜撰

(五)乞巧节

古时候的七月初七只叫“乞巧节”,没有直白的“情人节”这个说法。在七月初七夜或前一天夜晚,少女们穿上新衣服在庭院中向织女星乞求智巧(请赐予我“心灵手巧”吧,我是某某某),方式大多是做些穿针引线的活计、摆上些瓜果等。——织女忙着会男友亲热呢,还能管你们这些闲事!

东晋葛洪《西京杂记》:“汉彩女常以七月七日穿七孔针于开襟楼,人俱习之”,故有学者称乞巧节最晚始于汉代。

五代王仁裕《开元天宝遗事》:“七夕,宫中以锦结成楼殿,高百尺,上可以胜数十人,陈以瓜果酒炙,设坐具,以祀牛女二星,妃嫔各以九孔针五色线向月穿之,过者为得巧之侯。动清商之曲,宴乐达旦。土民之家皆效之。”是唐代宫廷中过乞巧节的描绘。

今天几乎看不到“乞巧“的活动了,女孩子们早已自觉远离针线功夫。——因为有淘宝就够了!

(六)岁月的胡说

两颗星星、一段传说,至少两千年的岁月,不断被世人所故意讹传,又有一些人主动自愿的信以为真。

一些版本中,牛郎带着两个孩子,每到七月七的夜晚就去银河鹊桥会织女。为什么,孩子总是长不大,长期分居爱情总是鲜嫩的,作为家长的天帝一直是顽固不化的,搭成鹊桥的喜鹊们是一代一代的接班轮岗吗?

几聊 <wbr>| <wbr>七夕节的杜撰

无论怎样,天帝和玉帝所掌管的“天宫婚姻法”是有严重问题的,否则也不会频繁出现织女/七仙女、三圣母、二郎神他娘、百花羞公主、玉兔等等思凡下界的叛逆女了。

这时候天文学家告诉我们,织女星属于天琴星座,牛郎星属于天鹰星座,相距约16.4光年。严肃的问题来了!为了每年一次的七月七相聚,牛郎织女的移动速度必须是光速的上百倍,否则就一直在路上了……孙悟空的筋斗云与他们相比简直慢的像头牛了。

美好的故事并非最开始就是美好的,口口相传中不断的被添油加醋,一盘青萝卜精雕细琢也会成为宫廷御膳。生活也是如此,无论乞巧还是爱情,都不是被动等待的。孤芳自赏是一时清高,总有花开花落的时节。

写给又一年的七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