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 | 七夕节的杜撰

当下人们很热衷于“过节”,把生活的美好在节日中去淋漓尽致的表达。于是“七月初七”来了,现代人说是“中国的情人节”,纪念牛郎织女的伟大爱情。

(一)牛郎织女星

作为中国汉族的四大爱情传说之一,历史版本与常见的故事情节也不尽相同。

先秦《诗经•小雅》中有一首:“或以其酒,不认其浆;鞙鞙佩璲,不认其长。维天有汉,鉴亦有光;跤彼织女,终日七襄。虽则七襄,不成服章;睨彼牵牛,不认服箱。东有启明,西有长庚,有捄天毕,载施之行。”

是不是好几个字都不认识呀?这段话大概的意思是:“织女星坐在织布机旁,无心工作,总是想着银河对岸的牵牛星。”——相思病犯了!

南北朝梁朝任昉的《述异记》中:“大河之东,有美女丽人,乃天帝之子,机杼女工,年年劳役,织成云雾绢缣之衣,辛苦殊无欢悦,容貌不暇整理,天帝怜其独处,嫁与河西牵牛为妻,自此即废织紝之功,贪欢不归。帝怒,责归河东,一年一度相会。”

虽然是文言文,但并不难,“自此即废织紝之功,贪欢不归”是亮点。——啪啪啪比唧唧复唧唧有趣!

这一段是很多资料中所记载的,但查询网上任昉《述异记》全文却没有找到。《述异记》这类书顾名思义,就是记录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且并非一个版本。大数学家祖冲之也曾经写过一本《述异记》。

在南北朝梁昭明太子萧统编撰的《昭明文选》中有《古诗十九首》,收录了东汉末年五言古诗(乐府诗)。其中一首“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纤纤擢素手,札札弄机杼。终日不成章,泣涕零如雨。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也是描绘了牛郎织女星的故事。

三国魏文帝曹丕的《燕歌行》中“明月皎皎照我床,星汉西流夜未央。牵牛织女遥相望,尔独何辜限河梁?”他弟弟曹植《九咏》中“临回风兮浮汉渚,目牵牛兮眺织女。交有际兮会有期,嗟痛吾兮来不时。”六百年后,唐代学者李善为其注释:“牵牛为夫,织女为妇,织女牵牛之星,各处河鼓之旁,七月七日乃得一会。”这才将牛郎织女与七月初七联系在一起。——自古以来、早在唐代就有提炼“中心思想”了!

(二)董永

东晋干宝的《搜神记》中出现了“董永”这个人,但也可能是后来人的增补,干宝的原本已无法考证。其中一段故事原文:

汉董永,千乘人。少偏孤,与父居。肆力田亩,鹿车载自随。父亡,无以葬,乃自卖为奴,以供丧事。主人知其贤,与钱一万,遣之。永其行三年丧毕。欲还主人,供其奴职。道逢一妇人曰:“愿为子妻。”遂与之俱。主人谓永曰:“以钱与君矣。”永曰:“蒙君之惠,父丧收藏。永虽小人,必欲服勤致力,以报厚德。”主曰:“妇人何能?”永曰:“能织。”主曰:“必尔者,但令君妇为我织缣百匹。”于是永妻为主人家织,十日而毕。女出门,谓永曰:“我,天之织女也。缘君至孝,天帝令我助君偿债耳。”语毕,凌空而去,不知所在。

概括的意思就是,董永是个孝顺和勤劳诚信的人,老天爷派来自己的女儿织女给他当了几天媳妇。——历史上有好几个叫董永的人,家有仙妻的到底是谁呢?

(三)诗词的华丽

古代很多文学中青年热衷于爱情描写,牛郎织女也是个好题材,最代表的两首诗词:

唐代白居易的《长恨歌》:“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宋代秦少游的《鹊桥仙》:“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相比更喜欢秦观的“金风玉露一相逢”,毕竟长恨歌的故事是不正经的事情。——公公娶了儿媳妇,还把“出家还俗“当做重新做人的遮羞布,进一步升华为跨越代沟的爱情!但因为黄梅戏《天仙配》,让“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两句更为著名。

(四)起源之争

牛郎织女故事的起源地,一直在河南鲁山、山西和顺、山东沂源、河南南阳等地争执不休。

2008年文化部确定的第二批国家非遗名录中“牛郎织女传说”在山西和顺和山东沂源。而第二年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却同时命名河南鲁山和山西和顺为中国“牛郎织女文化之乡”。

河南南阳说“城西二十里之牛家庄”位于白河西岸,就是牛郎的故乡。并宣布考古发现汉代牛郎织女画像石,还专门发了邮票和首日封,但你能看出来故事感吗?

几聊 <wbr>| <wbr>七夕节的杜撰

(五)乞巧节

古时候的七月初七只叫“乞巧节”,没有直白的“情人节”这个说法。在七月初七夜或前一天夜晚,少女们穿上新衣服在庭院中向织女星乞求智巧(请赐予我“心灵手巧”吧,我是某某某),方式大多是做些穿针引线的活计、摆上些瓜果等。——织女忙着会男友亲热呢,还能管你们这些闲事!

东晋葛洪《西京杂记》:“汉彩女常以七月七日穿七孔针于开襟楼,人俱习之”,故有学者称乞巧节最晚始于汉代。

五代王仁裕《开元天宝遗事》:“七夕,宫中以锦结成楼殿,高百尺,上可以胜数十人,陈以瓜果酒炙,设坐具,以祀牛女二星,妃嫔各以九孔针五色线向月穿之,过者为得巧之侯。动清商之曲,宴乐达旦。土民之家皆效之。”是唐代宫廷中过乞巧节的描绘。

今天几乎看不到“乞巧“的活动了,女孩子们早已自觉远离针线功夫。——因为有淘宝就够了!

(六)岁月的胡说

两颗星星、一段传说,至少两千年的岁月,不断被世人所故意讹传,又有一些人主动自愿的信以为真。

一些版本中,牛郎带着两个孩子,每到七月七的夜晚就去银河鹊桥会织女。为什么,孩子总是长不大,长期分居爱情总是鲜嫩的,作为家长的天帝一直是顽固不化的,搭成鹊桥的喜鹊们是一代一代的接班轮岗吗?

几聊 <wbr>| <wbr>七夕节的杜撰

无论怎样,天帝和玉帝所掌管的“天宫婚姻法”是有严重问题的,否则也不会频繁出现织女/七仙女、三圣母、二郎神他娘、百花羞公主、玉兔等等思凡下界的叛逆女了。

这时候天文学家告诉我们,织女星属于天琴星座,牛郎星属于天鹰星座,相距约16.4光年。严肃的问题来了!为了每年一次的七月七相聚,牛郎织女的移动速度必须是光速的上百倍,否则就一直在路上了……孙悟空的筋斗云与他们相比简直慢的像头牛了。

美好的故事并非最开始就是美好的,口口相传中不断的被添油加醋,一盘青萝卜精雕细琢也会成为宫廷御膳。生活也是如此,无论乞巧还是爱情,都不是被动等待的。孤芳自赏是一时清高,总有花开花落的时节。

写给又一年的七夕。

0 回应

回复

想加入讨论?
免费贡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