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人的周星驰,或者一些人的周星驰

和很多人一样,我从小就是周星驰先生的粉丝,每一个对我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这一点。随着我有幸参与了周先生的两部作品,不少人开始议论我堪比国外那位坚持不懈向自己偶像表白,终和偶像发情侣自拍的励志姐。

对于这些议论,我只能说,嗯是的好吧对没错哈哈。

我现在三十三岁了,创作之路也走了10年,可每当想起关于他的一切,还是像一场梦。

每逢周先生新片上映,都有不少媒体约我采访这些事。大过年的,大家高兴,干脆就我自己统一写写,一个星迷,跟大家分享一次这场美梦。

第一次“见”到周星驰先生,和大家一样,当然是在少年时代的录像带里,我惊讶的发现世界上竟然有这么好玩的东西!从此一发不可 收拾,每天都想办法攒零花钱去租录像带回家看,甚至还有预谋的做出租回家舍不得还的可耻行为……当然最后店主会抓到我爸买单。那个时候,看他的电影成了我 几乎每天的必修课,几个片子重复看了一遍又一遍,成天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傻笑。被莫名抓住付钱几次的我的父亲终于忍无可忍,总拣我看得最专注的时候,以凌 波微步的迅猛速度突然秒关电视,并挡在电视前质问我为什么要看这种没有教育意义的片子。为此,我还和他老人家闹翻离家出走过。

火星救援

那个时候我心里应该就已经埋下了一颗种子,想演戏,特别想。当时生活的小镇大家都没有专业学习电影的概念,我做着白日梦的心里就这么想着,然后考上了一所大学学习一个普通的专业。

那个时候,时代开始变得不同,傻瓜相机等数码产品出现了,虽然内存很小,但可以录像!只是每录几十秒就要导出素材。想演戏的我 当然只有自己拍自己这一条路可走,于是和几个大学舍友翻拍了一部电影,之后又自己写故事自己拍,就这样竟也拍出了一个又一个短片,然后就上传到最早的视频 网站“三杯水”。这之后就再没停下来过,06年大学毕业后我被一个喜欢我作品的新媒体公司聘用到北京,我也开始从单纯的向往表演,变成了喜欢创作这件事。 导演,编剧都让我很兴奋!发誓要大干一番!然后那家公司很快就倒闭了……而我继续漂在北京就那么四处拍着,我真没觉得有多苦,因为那种感觉在周星驰的电影 中,全是浪漫。

08年,《长江7号》进入宣传期。周星驰影迷会找到我,请我代表影迷拍一个片子在某访谈节目上播放,我自己也有机会去现场,能 看到周星驰!我当时就觉得,来北京真是好,这些对那时的我来说都是不敢想象的事啊!于是立刻如火如荼的准备拍摄,我记得当时离节目录制只有两天时间,一分 钱经费也没有,我自己也很穷没钱拍。几个热心善良的朋友免费做帮手帮我完成了拍摄。

节目录制到尾声,我的片子开始放了。看着台上的周先生,仿佛见到了一个认识了很久的陌生人,我以为自己没有想象的那么紧张。最 后还得到机会上台跟他合影,并把自己当时作品集锦的碟片送给他。节目结束后回到家里,当我再回味细节,却发现周遭的一切都是空白的,什么都不记得,只记得 他眼神很专注,握手很有力。还记得他夸奖了我的片子,他对大家说:“他拍得很好,谢谢他。”事后有人跟我说,别把夸奖太当真,都是节目流程,我不管的,我 非要相信是真的。

火星救援

2011年,周星驰作品《西游降魔篇》开机。那时候恰逢我的一些作品在网络上已热播过几部,因此副导演找我去试一个角色。接到电话后我坐立不安了好些天,每天都随时检查手机的信号和铃音,生怕错过下一个电话通知。

后来知道周先生在看到副导给他的资料后,立刻就想起了我,决定让我去试试参与他现场的剧本创作。

这次见面离上次已经是三年后,而且是第一次见到幕后工作的他。刚到剧组那天,远远的看到他虎虎生风的走过来,虽然他头上戴着和 甘十九妹差不多只露眼睛的防晒帽,也丝毫影响不了他的气场。只见一个巨大的气团朝我越走越近越走越近,来了来了,本来很凉爽的我0.01秒之间就流下了无 数斗大的汗珠。

“周先生,可不可以让我演一个角色。在您的电影里演一个死尸也可以。”

“死尸我来演就可以了,这个用不到你们演的。”

然后他就认真的考虑我可以演哪个角色,但因为演员都已基本确定了,只剩下女主角旁边的“大煞”。

相信大多数人都想不起那部电影里有我的出镜。不用回想了,当时我带自己的亲生母亲去影院观影,满脸涂黑的大煞出场时我激动的问她有没有认出我,她一脸茫然并以我从未见过的坚定表情回答:“没有呀。”……这是后话。但这个角色对我来说已是意义非凡。

火星救援

说回《西游》,我在横店开始了三个月的创作。这三个月中,无论是拍摄间隙,吃饭,还是休息日,周先生都在改剧本、想要怎么拍, 除了睡觉没法开会,其他时间一有空就是开会,完全没有休息。我一直知道他对待拍电影这件事有多认真,但眼见到还是超出了我的意料。每天开会后我要把和他开 会的剧本内容整理出来,第二天一早就给他,工作强度非常大。

说说他在创作上让我印象深刻,也是得益最深的两点。

一个就是,无论大家讨论出多么好笑的桥段,只要影响了那段戏故事主线的表达,他都会坚决的删掉。听着是一个简单的道理,对一个喜剧创作者来说,这不是一个好下的决定,也不容易看的那么清楚。“看清本质,不忘初心。” 他对任何事情都是如此。

还有就是,一有机会他就谦逊的请教每一个人,讨论他们关于台词和桥段的看法。突然抓住摄影、助理、探班的客人问问题都是家常便饭的事。不断用各种方法探求接近最好的那个答案。并且他在做这一切的同时,还能完美控制好拍摄进度绝不超期,哇。

他总是比你努力。但是他还比你聪明。

值得一提的是,《西游》是周先生创作的影片中,首次没有自己出演的,但依旧打破无数票房纪录。虽然没有看到他出现在大银幕上,但幕后他指导每一个演员,都是自己一遍遍的亲自示范。我也就依然能看到他演戏,这是特别大的殊荣。

因为《西游》的影响力,上映后有不少公司找我做编剧,我全部谢绝了。因为我这个阶段想做的事只有导演和演出自己的作品,于是就在北京继续拍片子。期间我和周先生也经常见面讨论他新片的创意,我们有时在苍蝇馆子吃好吃的美食,有时他会给我们品尝他收藏的红酒。

火星救援

经历的越多越感觉自己渺小。为了提高自己独立拍好长片电影的能力,我决定先拍几个精良的短片。每次和他见面我也会说说自己的创 意,他听到喜欢的想法就会真诚的提出很多意见,给予我很多指点,特别感谢他。记得在那三个短片将要开拍前的几天我在北京见到他,他拍着我肩膀说:“你还记 得我在片场是怎么做的吗?就是自己想拍的东西,想要的画面,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都要把它拍出来。”我牢记在心,结果就是这三个短片真的成了我目前留下遗憾 最少的作品,突破了自己一个新阶段。

2012年到2014年,我一直在进行自己长片的计划。一方面困难重重,总是自己推翻写了很久的创意,周而复始;一方面资本开 始慢慢青睐影视市场,包括新媒体。因为以前在网剧上取得过一点点成绩,许多老伙伴和商业精英都来找我合伙做公司。我拒绝着一切新的工作和片约,同时长片的 创作进展也几乎陷于停滞,很痛苦。这时候周先生又从天而降,邀请我以执行导演和联合编剧的身份参与创作他的新作《美人鱼》。这次有幸参与得更多,能再一次 跟在他身边学习,也可以在这个过程中让自己清醒,特别好。

《美人鱼》拍摄了四个月,场景很多,转景频繁。再加上这次我身兼的职位多,与《西游降魔篇》比起来更加辛苦。周先生讨论剧本的 强度也又一次超越了他自己……真的,开工固然辛苦,然而休息日的开会更加辛苦。我常想,像他这个年纪的电影人们,是不是也都还会像他一样这么认真、专注、 精神矍铄的工作?

但同时他又永远显得那么轻松,记得拍摄男女主角吃鸡那场戏时,因为剧组包下了整个游乐场,所有项目都可以随便玩。收工后,周先生带着大家玩遍了每个项目,开心的像一个实现童年梦想的小朋友。

偶尔拍摄间隙,童心未泯的他会突然随手抓两个工作人员过来要他们比划功夫一决雌雄,那两位同事在对决过几次后仿佛知道了自己的宿命,因为每次都是抓他们两个。于是在之后拍摄的间隙总想伺机逃跑,但跑到天涯海角都躲不过他的眼睛,又被抓回来继续一决雌雄……

《美人鱼》是一部美丽的童话,简单、干净、动人。影片刚上映,我总是忍不住去看评论。一旦看到有个别“不好好拍”、“纯属圈 钱”之类的言论,我就特别愤怒。一个愿意投入所有时间和精力去探寻,只想讲好故事的人;一个到了这个年纪还保持着旺盛创作力,只想争分夺秒与时间赛跑再拍 几个好电影的人,那些人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才得出这种结论?不要再伤害这个给几代人带来那么多欢笑的人了好吗?

陪我长大

文/吴亦凡(演员、歌手)

火星救援2

小的时候看电影不是去电影院,我们会提前去租来电影碟片,如果看到有星爷的电影,一整天都坐立不安,等着下课铃响起来的一刻冲 回家。那时候常常会放《唐伯虎点秋香》,“小人本住在苏州的城边,家中有屋又有田,生活乐无边。”童年里我戴着大大的帽子,捏着手诀,学着唐伯虎的样子在 房间里跑来跑去。那时,“周星驰”三个字就像是每个孩子的童年玩伴,为我们带来欢笑。

在异国他乡的那段日子里,耳边传来的每句乡音都显得弥足珍贵。《喜剧之王》里柳飘飘常说:“前面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到。” 我就会学着尹天仇的语气说:“也不是,天亮后会很美的”,说给柳飘飘,说给我自己。电影里那本《演员的自我修养》,我特地找来,很厚的一本书几个通宵读完 了。后来星爷告诉我,因为那本书太高深,所以他只看过前面几页而已。

星爷是我从小的偶像,因为他,我变得特别热爱喜剧,更想有机会成为一个喜剧演员。在还没做演员的时候,我以为星爷对我的影响是流于生活的。但是当我成为一个演员时,我才发现他的影响对我来说如此根深蒂固,从别人口中“高冷”的吴亦凡变成了喜欢讲冷笑话的吴亦凡。

火星救援2

十几岁时的我,从来没想过有朝一日可以坐在偶像的对面,和他交流表演这件事。记得那次是在深圳,我知道可以见到星爷的前一 天,紧张的完全睡不着。见面的时候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好像多年前电影里的至尊宝、尹天仇、凌凌漆、周星星他们都回来了,他们都交汇在这个温和亲切的 前辈身上,然后用一如老友的语调对我说:“来,我教你功夫,是真的功夫哦!这个招式叫“虎鹤双形”。那天我遇到了两个考验,星爷让我演了一个“抽筋的人” 和一个“地道的土豪”。我认真卖力的表演之后,星爷很开心的对我说:“其实两个都很难做,因为是很夸张的那种,但是最重要的是要看你肯不肯放下架子来 演。”其实他不知道的是,得到了自己偶像夸奖之后,我才是最开心的那个。

星爷拍了这么多年的电影,我不敢说我是最忠实的观众,但是我总觉得我对他的喜剧情怀有着一点不一样的想法。“喜剧”这个词涵义太窄,它包不住星爷电影里的情感,那种让人狂喜狂悲的情感。

现在参与了星爷的戏,能和自己偶像拍戏,是一种梦想成真的感觉。从小到大星爷带给了多少人快乐,是他陪伴了我们长大,我们都欠星爷好多张电影票,请大家一定要到电影院支持《美人鱼》,也希望这次我的表现大家会喜欢。

他是一位恩师

文/林允(演员)

火星救援3

名字有时候是有魔力的。

如果万千影迷将梦想、青春、记忆宣之于口,大家一定会喊出这样一个有魔力的名字:周——星——驰。

小时候打开电视,电影频道里铺天盖地都是星爷的电影,看着笑,笑到每一个角落都有他的身影。那只让人讨厌的蟑螂居然被他赋予了“小强”那么一 个有趣的名字,不知道哪家的狗从此会被叫做“旺财”,又或许某一天“咸鱼”成了大家的最爱。好多好多经典的台词,被模仿了一遍又一遍,甚至倒背如流。

后来怎么也没想到,因为《美人鱼》,自己有一天也可以成为星爷电影中的一员。周星驰三个字,说起来就是精神领袖,是一个时代的符号,可望而不可及。这天真正到来的时候,甚至被称为新一代“星女郎”的时候,内心充满了兴奋、忐忑、紧张。

很多人会说,天呐,能和星爷合作,她真幸运。我觉得最幸运的不是能战胜多少人也不是战胜自己,而是能遇到星爷以及《美人鱼》这部电影有关的这么多优秀的电影人。因为他们让我看到了,幸运只是表象,唯有努力才是所有的方向。

火星救援3

在那以前,我觉得能蹦出许许多多奇怪的想法的星爷,一定是个特别搞笑的人。可进入《美人鱼》剧组之后会发现,他是一个工作起来就非常非常认真的导演。要求非常高,甚至高得有点任性,就相差可能0.1秒,0.5秒,一定要达到最好的。

我又是一个新人,难免会害怕的嘛,整个剧组几百个人,就我一个人在那演,总是演不好,心里也会紧张、内疚。镜头里没有演到位,星爷就亲自过来手把手教。其实不止是我,电影里每一位演员,很大程度上都带有星爷的影子,他给每一位演员都赋予了不一样的色彩。

对于我来说,星爷就像恩师一样。是他让我明白,严格要求对于一部好电影是多么重要。也是他让我意识到,此时再听到《喜剧之王》里那句“努力!奋斗!”的呐喊是多么有力。

有了更多的接触后会发现,星爷又不止是一代人的记忆,他也是食人间烟火的,他活在实实在在的生活里,搞怪逗趣起来像是一个大小孩儿。他把想表达 的那份深刻、对生活爱情的体悟、对这个世界的爱,都藏在了电影里,用最简单最质朴的方式呈现了出来。他不说,不解释,但我想,那么深深爱过“周星驰”这三 个字的你,一定会了解啊。

一代人的周星驰

文/罗志祥(台湾歌手)

火星救援5

小时候,我就是个夜猫子。罗妈妈老凶我,常常说:“你不要晚上回家又东摸摸西摸摸的,还拿出周星驰的电影看,要赶快去睡觉嘛! 你怎么不睡觉呢?你怎么就是不睡觉呢?”哈哈,想想看,当年真是没事就在家看星爷的电影。等一下!现在也是哦,没事依然在家看星爷的电影。前不久还重看了 《赌圣》,还跟星爷在发布会后台演了一段。恩!又一桩心愿完成了。

1990年(天啊26年前了呢!),那时我才十岁,《赌圣》席卷香港票房纪录后,来到台湾,一样所向披靡。我不记得去戏院了 多少次,只记得后来小伙伴们可以头演到尾,台词一句不差。那时候就想:将来我要是当综艺节目主持人的话,一定要开一档“接星爷的台词’一定火到爆!后来、 有了还我漂漂拳的9527,有了黯然销魂饭的食神,又有了跑龙套的喜剧之王。直到我入行后,唯一的心愿也始终是:一生中,一定要见到周星驰!

2011年4月,我达成了这个心愿,终于见到了星爷本尊,还握了手,当时在微博上寻找星爷、最后发现见面时非常紧张,傻住没有合照,真的非常后悔。

再后来,马克也跟仍在回地球途中的小伙伴们重新联系上了。为了弥补留下马克的过失,队友们大气决定掉头回去,接上马克一起回家,“一个都不能少”!

火星救援5

2012年,我有幸加入了《西游降魔篇》的剧组,完成了ㄧ个小小心愿——演出了周星驰电影。虽然那次只与星爷合作了七天,但已学到太多太多东西,直到今天还在消化。

这一次的《美人鱼》,终于让我完全体会到星爷的创作魅力。他真的是一个非常严格,然后很尽责的一个导演。他心中有他自己想要 的节奏,谁也猜不透,我也抓不透。拍《美人鱼》时我曾一度快得忧郁症,因为我抓不到他要的东西是什么。但是后来了解之后我抓到了,还是没抓到?我也不知 道。

星爷他心里面,永远有一个很特别的拍子,他在电影里面有他自己,属于他自己喜欢的节奏。如果抓不到那个节奏他就希望重来,如 果节奏有一点不对的时候他都会说:不对,再来一次;不好,再快一点;再慢一点。无论讲话的速度,哪个字再快一点,他算的很细。我不太清楚他到底在抓的点是 什么,但是后来拍完了那场戏后才了解到,原来他要的节奏感就是这样的。

为什么人间只得一个周星驰?我相信观众朋友看完《美人鱼》后应该就会知道。这真的是一部周星弛的电影,因为他的拍子,只在他心中。

他灵魂中的少年从未改变

文/张雨绮(演员)

火星救援

最开始听说#一代人的周星驰#话题的时候,我真的恍惚了,好像昨天还是尹天仇大喊“我养你啊”,今天就要给他颁发终身成就奖。

我在one上面写过一段文字,叫做《时间总有着不动声色的力量》,在里面分享了我和周星驰两次合作的故事。时间总是不动声色 的改变着我们,但却没有改变他。从周边的人称呼他“星仔”,到现在发布会活动现场此起彼伏的“星爷”,他还是那个高兴就大笑从不掩饰自己的周星驰,他会让 大家依旧叫他“星仔”,开玩笑的说“星爷都叫老了”,我知道那是他灵魂里的少年从未改变过。

我经常会说,要学本事就要跟着最好的师傅,在喜剧这门课上我如愿以偿。还记得我第一次见到周星驰的时候,本以为他会很严肃,但没想到他一直跟我聊天,聊得最多的就是喜欢吃什么。拍摄的时候没有剧本,每个反应都是无比真实,那个时候我就是袁老师。

现在拍摄《美人鱼》,现场最多的就是零食、外卖,还总是充满炸鸡的味道。拍摄的时候依旧没有剧本,星仔会来把每个角色演一遍,会提出“你能不能再快0.03秒”的要求,这个时候我成为了《美人鱼》里面的“坏到不回头”的“暴力美少女”。

总是想起来最开始他来邀请我出演《美人鱼》,我在美国他在香港,一通电话我就飞回国拍戏,只因为他是周星驰。

你不欠我一个解释

文/范湉湉(《奇葩说》辩手)

火星救援

2016年1月底,听说《美人鱼》就要上映了,我心里有个小小的叹息声,哎,如果有我该有多好啊……

回忆像漩涡像龙卷风,恍恍惚惚一下子回到2001年《少林足球》的拍摄现场,上海时代广场中庭,那时候刚准备签星辉,当时我 的经纪人田启文先生带我去片场探班老板,20岁左右的大学生,年轻充满着朝气,对一切都感到陌生而且充满好奇。已经有点白头发的周星驰先生在一个角落里健 身,后面那场戏需要光着上半身,他对自己的要求是极其高的,伏地挺身半小时没有停过,鲤鱼打挺也是一遍遍的做,没有人去打扰他,他满头大汗,眼神坚毅充满 力量,我默默的对自己说,这么伟大而又了不起的人将要成为我的老板啦,我真幸运……

周先生在我眼里是一个没什么幽默感的人,私下里他也不太爱说话,有时候经常问身边的人,有什么有意思的故事吗,说来听听。一 次,我说了个猴子和长颈鹿的故事,他笑了一天,以后见我一次让我说一次,我都无聊了,他还是乐此不彼。我将此理解为他的工作就是逗乐大家,谁来让他笑呢? 他也需要笑一笑吧……他很累吧……点击阅读全文

一代人的周星驰,或者一些人的周星驰

文/鹦鹉史航(影评人)

火星救援

有些表述,本来是动人的,用的人多了,也就踩成了一条平平常常的路。比如,只要是老艺人老演员去世,就说一个时代结束了,害得我们隔三差五就面临一个被结束的时代。

看到#一代人的周星驰#这题目,也是觉得这说法用得多了,也就窄了,容易把一切感触归于怀旧心,容易把此前一代人、此后几代 人都隔绝开来。我们可以说“一代人的汪国真”,“一代人的马景涛”,那样更精确,也不乏尊重,因为时过境迁,现在还特别期待汪国真式诗歌或马景涛式表演的 朋友,毕竟不多。

但,周星驰一旦有新作,期待的岂止是一代人。

所以,我想写写周星驰,是一些人的周星驰。

0 回应

回复

想加入讨论?
免费贡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