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家影视上市公司亏损 这家公司竟扭亏为盈!有啥“秘密武器”?

8月是上市公司半年报发布的密集期,也是了解行业基本面的窗口。影视行业是上半年受疫情冲击最重的领域之一,即将公布的半年报,也面临着业绩大幅下滑的考验。

根据万德数据统计,在21家影视相关上市公司中,已有12家公司发布半年报或半年度业绩预告,其中6家公司亏损;两家公司预告可能亏损;一家盈利明显下滑;一家预告业绩将大幅变动;2家公司扭亏为盈。

从细分来看,上半年由于影院停业、剧组停工,电影行业普遍陷入困境。首先发布半年报的万达影业巨亏达15.65亿,被迫关闭17家影城。金逸影视、上海电影、横店影视等与电影主业公司也预告亏损幅度明显。而疫情期间,电视剧行业稳步发展,给部分上市公司带来显著收益。华策影视上半年实现扭亏为盈,正是凭借电视剧收入挽救了影院票房的巨额损失。特别是全网剧销售营收达9.32亿元,同比增加41.63%,占公司全部营收8成以上;广告营收0.51亿元,同比增加达603%。根据预披露日程,影视类上市公司半年报,将在8月21日以后集中发布。

专家观点:观影超预期或带动影视业回暖

太平洋证券传媒行业首席分析师 倪爽:整个影视行业是受到疫情影响非常严重的行业之一,目前正在陆续披露的上市公司中报,能够对此有所反应。首先院线公司肯定影响是最大的,因为影院半年没有营业,出现较大的亏损是预期内的。

内容制作公司由于收入确认时点的原因,因此半年报的数字并不能完全反映出目前影视制作公司受到疫情影响的情况。此外,以剧为主要产品的公司受到的影响就比较小,甚至还有利好。因为过去半年由于内容稀缺,优质的剧集,甚至一些存货都销售紧俏。

上个月底影院陆续恢复之后,目前的观影情况是非常超预期的,几部海外影片陆续上映,以及国产大片《八佰》的定档给观众和市场都带来了信心。我们判断因为前期的积压,后续会有许多高质量影片陆续上映,会带动整个观影市场。因此出现超预期的观影数据可能性比较大,或许也会对相关公司的股价产生积极影响。

但中长期看,影视类公司受到疫情的负面影响还没有完全在报表上表现出来,所以还是要注意风险。我们认为,在当前环境下,能够获得资金支持,通过并购整合或产品释放来提高市场份额的公司会更具投资价值。此外,影视产品的网络运营价值也将进入快速提升的通道。

电影院已经开门好几天了,新的大片为什么不上映?

全球电影院恢复营业的很少,美国只有几个影院在开放,韩国的影院也早就开门了,在7月20号时,全国低风险疫情地区的影院也迎来了久违的重逢,电影在2020年上半年遇到了重大的阻碍。

电影院陆续开门了,但能够上映的新片很少很小众,我们不知道像《唐人街探案3》这样的大片什么时候能上映,我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全球的电影院能恢复正常营业。

影院由于是刚开门,不太可能一下子上映新的大片,因为观众的观影量还没起来,进电影院的影迷也没有那么多,此时的大片上映会收不到很好的票房效果。

电影院也刚刚恢复营业,前期来看电影的人可能很少,影院用放映经典影片的方式来度过重启期,到国庆和年底时,像《夺冠》这样的大片才有可能上映。

去电影院看老片子也不错,想看新片的观众可能得再等等。

电影回来了!北京电影院开启预售 33张票飞速售罄

新浪娱乐讯 北京市电影局局长昨日宣布,全市低风险地区电影院可于7月24日有序恢复开放营业。据猫眼信息,22日下午3点左右,北京首都电影院(西单店)成为全市首家开启预售的影院——排的是24日早上10点30的新片《第一次的离别》,隔行隔座售票,33张票已飞速售罄。

首都电影院(资料图)

《第一次的离别》

深圳影视公司

闲置豪华别墅竟成剧组拍摄地,房主:设施损坏,索赔三百万

近日,一则“杭州女子刷剧时,意外发现自己多年未住的别墅,成了剧组拍摄地”的新闻在网上刷屏。7月21日上午,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联系上林女士(化名)的代理律师王勤保了解情况,他告诉记者,目前该案件已经在3月开庭,7月庭前会议,现进行到证据交换阶段,还有一些“谜团”待揭开。而记者拨打该案件中的多个被告的电话,物业公司、开发商等固定电话均为“空号”。

女子曝自家别墅竟成剧组拍摄地

紫牛新闻记者了解到,林女士老家是宁波慈溪,后一直在杭州定居,5年前她在慈溪购买了一栋别墅,因为一开始就考虑到不会长住,孩子在国外,老家虽有亲戚,但毕竟物业处理房子的突发情况最为及时有效,她就把钥匙托管给了物业。

2015年,林女士与当时该别墅的物业“宁波新上海国际物业公司”签订了一个“业主钥匙委托保管书”,这是物业通用的格式文本,其中明确指出,“同意宁波新上海国际物业公司保留三把钥匙,仅限在紧急情况下使用,如装修、紧急维修、突发情况等”。林女士的本意是烦请物业帮忙定期开门采光通风,浙江很多别墅的业主都采取这种物业代保管钥匙的方式。

2019年9月底,林女士偶然看了电视剧《我和我的儿女们》,无意间发现自家这套慈溪的别墅出现在了该电视剧里,是剧中二女儿的家,有不少二女儿躺在床上的场景。林女士在后续调查中再三确认,电视剧中出现的确实是她的别墅,甚至该别墅还是这部电视剧的主要取景点。该剧不仅曝光了小区地址、房屋外立面,连房屋内部景象的镜头也贯穿全剧,有很多角色在该别墅里吃饭睡觉摔摔打打的场景。

林女士家的照片与电视剧截图

2019年底,沟通未果的林女士将别墅物业、电视剧《我和我的儿女们》的出品方、播放平台等一并告上法院,要求赔偿道歉,平台下架该电视剧。

然而今年3月,第一次庭审时,林女士再次震惊,林女士发现,在她家别墅拍摄电视剧的其实不止一家,起码还有一部电视剧《大约是爱》。因此《大约是爱》的三个出品方也被追加为被告。

电视剧中在林女士别墅中拍摄的场景

网友打卡两剧官微“占别墅的事儿解决了吗?”

该新闻曝出后,记者在微博看到,网友们已经到这两部剧的官微下面打卡了。

官微@电视剧我和我的儿女们 的最后一条在2019年9月,发布的是收官信息,目前已有数百条评论。有网友在评论里问:“那个占用别人买下来的别墅拍剧的事情解决了没?进别人家拍电视剧,别人还不知道,真是绝了。”也有网友说,电视剧不火,占用别人别墅火了。同样,@大约是爱官微的评论里也有网友问到:“第二季也‘借’别墅拍吗?”

网友议论纷纷

很多网友还到爱奇艺平台上打开了电视剧《我和我的儿女们》,弹幕里很多人在问“你我本无缘,全靠新闻牵”“为别墅而来”“别墅到底在第几集出现”“都是看了新闻来看剧的”……当天,这部平平无奇的电视剧居然在该平台电视剧榜上飙升至第14名。

律师说:曾想起诉8个播出平台

经沟通,林女士本人不愿意接受媒体采访,全权委托浙江思伟律师事务所王勤保律师代理。

记者看到不少网友指出,《我和我的儿女们》也在央视播放过。对此,王律师表示,起初查证发现,《我和我的儿女们》的播出起码有8个平台,于2019年5月在上海电视剧频道首播,此后相继在宁波电视台、央视,以及爱奇艺、央视网、腾讯、优酷等视频平台播出,当时向这8个平台都寄送了律师函,但律师函均遭到拒收。“所以就将这8家平台一并起诉,但法院没有受理。最终平台方面,就选择了主要播放的爱奇艺起诉。”

林女士家的照片与电视剧截图

剧组怎么说?宁波影视称:诉讼阶段不便发声

《我和我的儿女们》出品方为宁波影视,钱江晚报的报道中指出,宁波影视律师表示该剧200人的剧组不是“擅闯”,前期制片人以普通看房客的身份跟该别墅小区物业联系考察,导演认可后,剧组就拿着宁波市相关部门的介绍信,跟楼盘销售人员以及开发商沟通之后,进驻拍摄了7天。也就是说,剧组以为,这套别墅是开发商的样板房,他们并不知“此房已售”。为此,法院也依职权追加了开发商宁波相原和景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为被告。

昨天下午,记者联系上宁波影视,负责接待的是该影视综合部主管,她表示,宁波影视为国企,只有一个发言人,就是董事长兼总经理,但他出差了,不便接受采访。同时她也表示,诉讼还在进行当中,现阶段宁波影视不便发声,在合适的时机会发布声明。

另一部电视剧《大约是爱》的出品方有三个,为强盛(上海)多媒体有限公司、浙江超凡影视文化有限公司、上海剧浪影视传媒有限公司,也已被追加为被告。7月的庭前会议中,《大约是爱》律师表示,曾入驻拍摄,付给现在的吾同物业6万元场地费。

别墅损失了什么?电梯等都有损坏

电视剧《我和我的儿女们》拍摄时间为2017年11月至2018年3月;《大约是爱》拍摄时间为2018年1月至3月,且电视剧已于2018年12月在腾讯视频播出,林女士的房屋作为该剧男主角的居住场所取景点,房屋镜头也是贯穿整部剧。

林女士的别墅内景

两次剧组拍摄给林女士带来的直接损失有哪些呢?据王律师介绍,林女士购买的房屋为该楼盘唯一的一间样板房,精装修交付,建筑面积约800多平方米,实际使用面积约1000多平方米。“慈溪是个小县城,该别墅在2014年时的售价就近3000万,可见很高档。”2015年,林女士拿到房子时,与开发商工作人员清点了房屋内的家具、装饰等设备物品,并交接了设备清点清单。2015年10月,林女士就办好了房产证。

对照这份设备清点清单,林女士发现,屋内电梯损坏已无法正常使用;指纹锁大门严重磕损且已不能正常使用;奢侈品丝巾及全部地毯污损;多件大件家具磨损、损坏,以及各个房间的床均有使用痕迹;多件装饰画、挂饰、投影仪及配套幕布、多套餐具遗失;房屋外立面被安装摄像头破坏墙体,等等。

电梯损坏已无法正常使用

房屋地面破损

到底是谁给两个剧组开的门?仍是“谜团”

王律师告诉记者:“因影视剧组擅自侵入私家别墅而提起诉讼的案件非常少见,这一宗或为国内首例,因此法院在审理时也非常慎重。”目前该案件一共有8个被告,包括别墅前后期的两个物业公司、开发商宁波相原和景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我和我的儿女们》的电视剧出品方、《大约是爱》的三个出品方、爱奇艺平台。

案件的焦点是,到底是谁开门让剧组进去拍摄的?是开发商?前物业?还是现物业?两家物业公司均否认,7月开庭时,开发商未到场。

前期物业即新上海物业出庭工作人员表示:“我们公司在2016年12月就撤出了小区。而且我们公司只是小区的前期物业,仅负责保洁工作,其余收取物业费、装修管理、保安等都是开发商自己负责的。”

而现物业即吾同物业的代理律师则表示:“我方是与业委会签订的合同。根据合同是在2018年7月1日接手的小区工作。原告林女士也未和我方签订过业主钥匙委托保管书。”

对此,林女士方面出具的物管费缴纳收据显示,2018年,她一次性缴纳了前三年的物业费,一共6.4万元,收款盖章的是现在的吾同物业。对于两家物业公司服务小区的时间点之间出现的“空白期”,目前法院正在让这两家公司自证。一切谜底还需在后续法庭审理中揭开。

记者拨打了吾同物业公司在起诉书中留下的固定电话,语音提示为空号。随后拨打了开发商宁波相原和景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起诉书中留下的固定电话,同样提示为空号。

王律师告诉记者,这起民事侵权官司中侵犯的主要是两种权利,一是房屋所有权,物权法规定“国家、集体、私人的物权和其他权利人的物权受法律保护,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侵犯”;另外就是隐私权,在新出台的《民法典》中对侵犯隐私权也做了明确规定,在获得权力人明确同意之前,不得“进入、拍摄、窥视他人的住宅、宾馆房间等私密空间”。

因此林女士的诉求有这几点,一是电视剧下架,或者将电视剧中涉及到其别墅的镜头删除;二是赔礼道歉;三是赔偿损失,目前预估为300万,包括财产损失和侵犯隐私权。王律师还透露,此前国外有个类似的案件,最终核定为获赔1400万美元。